大家是怎麼看待時事呢?你會否願意再花一點時間,了解更多資訊後再判斷?

很多時,一件事件發生後,不少網絡人都希望盡快提出個人言論以獲得注意,因為注意力經濟下,短時間的曝光是決定可獲得多少注意力的關鍵。

然後他們很快就陷入了「犧牲質素換取速度」的局面,只靠該時已知的資料作評論,結果後來當有更準備的情報出現,就演變成了「集體炒車」的情況。
今時今日筆者盡可能避免太急於出文論時事,因為幾年間筆者意識到,事件的變化不但難以預測,甚至有逆轉級別的變動,曾經有一名被指控強姦的疑犯,坐了冤獄多年後才被證實無罪,可見事件的「真相」,隨時都可能改變,所以我看事件的態度也趨向保守。

有些案件看起來很直接,特別是風化案,然後在大家道德觀、使命感的使然下,往往在網絡上很快斷言,

打個比如「甲非禮乙」,那些「網絡法官」就不問證據直接指甲一定有做過,而且不提供任何質疑空間,就有對該案實行「一審裁決」,可悲的是被指控的人,在網絡法庭內從來都沒有上訴權利,即使甲被法庭證實無罪,在網絡上甲也沒法為自己討回公道。

說到這裡,你可能會說「乙被非禮已經是不幸,乙怎可能會說謊?所以乙說的都是真吧?甲一定是有非禮過乙的!」,的確,我去質疑一個受害人的言論是不合禮節的,而每一個人都是有申訴權利的,單是這點就已經不可以立即否定受害人提出的指控。

那麼接下來,就是真正的問題所在:究竟你想要「知道真相」還是想「彰顯某種精神」?而你選擇如何,你的論調以至你的感覺就會完全不同。

如果你想知道真相,你會樂意去繼續了解甲與乙之間的事:究竟甲觸摸乙前取到了甚麼程度的同意(concent)?乙的受辱程度有多嚴重?甲在動手前又是否有明顯誤導?

以上這些問題都會對事件的判斷有顛覆級別的影響,最簡單的例子是:如果甲動手前就已經取得乙的全面同意,只是乙事後才全面推翻,那你還會說是甲的錯嗎?

當然還得看甲是怎樣取得同意,就要在搜證、盤問上,找出最接近真相的版本,如果你是個尊重真相的人,相信你就會等那個版本才開始評論。

筆者理解受害人很有可能不願意回憶自己悲傷過去,但情緒始終都是情緒,如果你重視真相,那麼「情緒」在於事件判斷之中不應該佔太多;假如乙有意誣陷甲,乙大可以需要製造自己是受害人的悲慘形象,甲就要因而無辜受懲罰,這會是大家所樂見嗎?

回到評論的態度上,如果你不太在意真相如果,只著眼於事件中的甚麼行為該做、甚麼又不該做,那麼你一聽到甲非禮乙的時候,你就會強烈地表示:非禮是罪行,甲非禮乙,所以甲有罪。

那種人可能是希望透過抨擊行為來彰顯甚至強化自己的道德觀,以及獲取針對罪人過程而產生的優越感,所以真相是如何他們不願意知道,就算有一個更多資訊的版本,他們也選擇性排除,以確保自己言論的穩定。

這樣的人,除了會變成網絡判官,通常同時具有容易被煽動的體質,配搭內容農場的運作,若然有野心者精心策略,一夜之間重現文革大批鬥的光景是輕而易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