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前私影少女被殺,至今案件聆訊完結,法官已經判處兇手終身監禁,事件表面上看似落幕,判刑亦算是給死者及其親友一個交代,然而這就代表以後沒有同類型案件發生嗎?恐怕非也。

假設我們都有超能力,可以回到過去,相信大家必然會出手阻止死者與兇手接觸。沒錯,筆者想說的就是,如果有方法令女模都清晰知道,她即將面對的人是個危險人物,令她可以事前取消預約,這類悲劇發生的機會率可以大幅度降低。

奈何地,香港沒有一套嚴格、公平公開、以及具公信力的「私影攝影師名冊」或者「攝影師黑名單,不論是專業的模特兒,還是業餘性質的cosplayer,都只能靠社交平台的互助訊息,而得知誰可信、誰不可信。

在沒有門檻的環境下,購入相機的人即有權自稱攝影師,然後在私影圈內接觸模特兒,一切都是合理的過程,即使知悉預約詳情的人,也未必會有足夠的警覺性預知危險。

就以今次兇案為例,誰會猜到當時所謂攝影師,會斗膽到向女模施行暴力,最終殺死她?雖然殺人犯會受到嚴厲嘅懲罰,但畢竟死者不能復生,事前的管制總比事後的判刑更能帶來保障。

當然,要談如何實行攝影師認證制度,是個複雜的題目,不能夠一時三刻推動出來,但如果社會並沒有共識落實在圈內去蕪存菁,只在死者死後譴責兇手,是沒有辦法停止悲劇的。

而且,來個逆向思維,嘗試站在「變態佬」的角度來想,沒有標籤他是個「不適宜私影的攝影師」,他一樣可以堂而皇之開帖招女模私影,而女模亦會為求賺錢和發佈內容而答允赴約;如果是有預謀犯案的人,是輕易從這個現今仍在的漏洞來達到他的變態慾望,包括強姦、行劫以及兇殺。

要處理業界內的安全隱憂,以保護私影者的權益,良方只有是「治亂世用重典」,把大家的自由和彈性作出代價,收緊私影活動的門檻,以換取減少罪案發生,避免再有紅顏薄命的事件發生,可謂物有所值、甚至物超所值。